京ICP備16030046號
北京青春你好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0 HBstars.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百子灣路32號二十二院藝術區6號樓079單元

首頁 > 公司動態 > 正文

專訪丨《理想照耀中國》編劇李花

《理想照耀中國》中有因為恢復高考政策而改變命運的林鳴老師,有因為堅持心中理想的女兵宋璽,有身先士卒為勞工發聲的律師施洋,也有挽救千萬兒童生命的糖丸爺爺顧方舟。今天帶來青春你好簽約編劇李花,聊一聊面對這些人物創作時的“自我毀滅”。

\

Q:您在《理想照耀中國》中一共負責《希望的方舟》《勞工萬歲》《遠方不遠》《女兵突擊》四個單元,你覺得哪個單元的創作難度最大?

編劇李花:單從劇作上面說,難度最大的是《勞工萬歲》。因為施洋距離我們的年代比較遠,而且他本人已經去世很久了,也沒有辦法和他的后人聯系上,所以對他所有的認識和了解都要從文字資料或者是前人的影像資料中獲取。經過了解后我對施洋就更產生了一些迷思——他是如何從幫資本家打官司的律師變成了革命家的?了解他的心路歷程后,我就特怕我寫不好,所以我好痛苦,寫了推翻,推翻了再寫,大概寫了十一稿左右。我怕總編劇梁振華老師催我,還默默把他拉黑了,后來我都有點自暴自棄了。施洋被打死前還高呼了三聲“勞動萬歲”,我又很怕這個時長限制我來不及鋪墊,上來就喊了“勞工萬歲”,觀眾肯定不理解。
\

Q:那在您負責的這幾個單元中,您最喜歡的是哪個?

編劇李花:最喜歡的是林鳴老師的《遠方不遠》,這個故事的破題點不是林鳴老師和珠港澳大橋,而是恢復高考。那恢復高考要用哪個標志性人物其實我們做了一些選擇,我之所以想選林鳴老師,是因為我覺得“橋”和“送去遠方”的意向感特別強。這是我強烈和總編審爭取用林鳴老師的原因,為此我還寫了一份文件說明。
林鳴老師是最典型因為高考改變命運的人,如果沒有這場高考,化肥廠工人就是另外一條命運道路,當時廠長那么看好他,他還愿意再往前走一步是為什么?可能這就是《理想照耀中國》的精神,這個精神太打動我了,太迷人了。

Q:在這次《理想照耀中國》的創作過程中,您和總編劇梁振華老師合作什么感受?

編劇李花:梁老師太厲害了!他統一調度我們這些編劇,雖然是“命題作文”,但是他沒有要求必須怎么寫。最開始大家開腦洞的時候,有想炫技的,也有想玩結構的。那作為總編劇不能打消編劇們的創作激情,那他心里肯定會有一桿尺,會看得更長遠,所以從開始集結我們,到選題的分配,再到逐個破題,《理想照耀中國》40個單元和角色他都知道并且非常了解,這點讓我覺得他真的挺厲害的。
\

Q:您作為年輕編劇參與《理想照耀中國》的創作,您認為自己的優勢有哪些?

編劇李花:我個人覺得我的年紀有點尷尬,我不是很懂現在90后和00后想看什么,或者說他們眼里的主旋律是什么樣的??偩巹×赫袢A老師起初來找我的時候,我說光聽“理想照耀中國”這幾個字就覺得“我不行”。而且我還沒有參加第一次的選題會,就被分配了自己不認識的兩個人,我當時心情很復雜,但也是那一瞬間,我決定接!如果我讓年輕觀眾每天用二三十分鐘了解這些平凡而偉大的人,我覺得我就值了!
《希望的方舟》播出的時候我看彈幕寫的我可感動了,彈幕說“我是幾幾年出生的,我小的時候吃過,謝謝顧方舟爺爺”、“原來糖丸是干這個的,我小時候吃以為是打蟲子的”、“我是幾幾年的,我沒吃過”,因為到他出生的時候,這個病在中國已經沒有了??吹竭@些感覺是非常微妙的,我好像回到幾年前的創作感受,不用去討好誰,反而是盡情展示我想給你展示的。
\

Q:據說《理想照耀中國》這40多個故事,平均每個破題六到七次,是這樣的嗎?

編劇李花:《勞工萬歲》我寫了十一稿,而且還是自我毀滅型的。因為我把總編劇梁振華老師拉黑了,他就把我也拉黑了,我后來給他打電話,他也不是很想接了。他中間一度和我說,“你好好休息幾天,不要在想施洋了”,也是因為施洋那個年代的資料和事情太黑暗沉重,看得我心里可難受有關系吧。
\

Q:您在《理想照耀中國》的創作中,有沒有給自己設定一個標準或者是紅線?

編劇李花:總編劇梁振華老師在第一次開會的時候給我們提了八字方針——“大事不屈,小事不拘”。我覺得這個很有意思。所以在《希望的方舟》創作中,我和梁老師說想做兩個時空,梁老師就說沒問題,我就寫了劇本并且一稿過了?!哆h方不遠》其實劇本也是一搞過的,但是后來我們見到林鳴老師本人和他對接了一下,林鳴老師非常的嚴謹,他提了幾處技術性的意見,我覺得好專業又回來改一下。因為這兩個都比較順利,所以后來梁老師又給我加碼,加了《女兵突擊》的宋璽和《勞工萬歲》的施洋。
\

Q:那您覺得經歷了這次《理想照耀中國》,在以后的創作上有什么經驗可以提取嗎?

編劇李花:我覺得短劇確實是挺有趣的,只是在時長表達上有一點可惜。但這次讓我看到了短劇的可能性,特別是主旋律題材的創作不再是高舉高打,這種挺妙的。我之前很想做短劇,一直也沒有太好的課題,并且我原來是不太會碰主旋律的題材,這次以后我覺得在事業上打開了。當代很多平凡而偉大的人都是值得我們去謳歌的,他們都很有朝氣,也算是打開了一個全新創作的世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