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ICP備16030046號
北京青春你好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0 HBstars.com Incorpora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百子灣路32號二十二院藝術區6號樓079單元

首頁 > 公司動態 > 正文

專訪丨《理想照耀中國》編劇初征

《理想照耀中國》中有三分之二的篇章都是在講述普通人的傳奇,從“長征路”到“奧運路”,編劇初征聚焦百年中普通人的傳奇人生,將他們不為人知的一面帶到觀眾面前,講述他們為“理想”追逐的腳步。今天,為大家帶來青春你好傳媒簽約編劇初征的獨家專訪,探索普通人背后的“傳奇人生”的是怎樣煉成的!

\

Q:您在《理想照耀中國》中一共負責了四個篇章,您覺得哪個遇到困難最大?

編劇初征:《雪國的篝火》和《磊磊的勛章》都挺難,要在20分鐘之內去陳述一個高光時刻這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堆﹪捏艋稹肺覀兊脑O定是炊事班的幾個戰士全部犧牲的故事。所以說講好、講明白“如何犧牲”是有一點困難的?!独诶诘膭渍隆穭撟麟y度主要是不了解,尤其對柔道這項運動的不了解。創作過程不僅要了解這個運動項目,還要了解運動員的心路歷程,這個就很困難。

Q:《雪國的篝火》的故事我好像也在課本上見過。

編劇初征:對,這也是它的難度之一。因為涉及到真實歷史的題材,創作中引用的幾個點都需要非常謹慎。我們也閱讀了《金色的魚鉤》和《永遠的豐碑》?!督鹕聂~鉤》也是講述長征路上戰士們沒有糧食的故事,有點像《雪國的篝火》中糖豆犧牲的變型。

Q:這個故事看著就比較眼熟,但實際創作的話難度是不是比較高?

編劇初征:《雪國的篝火》創作過程是很快樂的,我和飾演老錢班長的王勁松老師之前在橫店見過好多次。他在看了多個劇本首選了《雪國的篝火》,因為對角色感觸很深。開拍前所有演員圍讀劇本時,道具組拿了很多道具給我們看,比如說磨青稞的石磨。還有一些其他的細節,包括火種怎么保存、燒火,搓棉花等等,這個是創作當中不斷調整出來的結果。王老師當時也提出了很多建議,比如反復出現的辣椒。劇中雪葬的情節是王勁松老師本人提出來的。原來劇本中寫的是老錢靠在一塊石頭上,漸漸沒了生氣,但是王老師覺得不夠震撼,他提出來雪葬,這個鏡頭當時拍的時候大概雪中埋了十幾分鐘,他是真的“被埋了一次”?;ㄐ蹩吹竭@一段的時候,還是很催淚的。是演員們的創作初心,幫助了這一集的成功。
《雪國的篝火》創作劇本階段就在哭,后面看成片也幾度淚奔。算是把全部身心投入到其中,這真的是很難得的創作經歷。還有《抉擇》也是我們和總導演、分集導演包括演員們溝通創作比較深入的一次。
\

Q:《抉擇》中的蔣先云在黨史上非常非常了不起,但好像大家都不太了解他。

編劇初征:對,我和總編劇梁振華老師在2013年準備做一部劇叫《黃埔軍?!?,我們當時用了九個月對黃埔軍校進行歷史研究,甚至黃埔軍校整個校史我都可以口述下來。所以當時面對《理想照耀中國》40個篇章的時候,我第一個選擇的就是《抉擇》。但是《抉擇》的劇本創作難度是最高的,因為涉及重大歷史人物,他們的每一臺詞都必須有出處。在這個篇章中編劇創作自由度比較高的是蔣先云和許之舟在船上的那場戲,播出后觀眾們對這段戲的評價也比較高,觀眾們完全明白創作者要表達什么?!毒駬瘛冯m然只有20分鐘,但其實背后有長達七八年的資料積累。就好像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曾經努力付出的一切,最后也會呈現在作品中,這點對于創作者來說還是很有感觸的。

Q:在這幾集的創作當中,和其他的電視劇創作又什么不一樣的地方。

編劇初征:首先是它的時長規定?!独硐胝找袊泛芟袷且粋€考試,要在規定的時間去完成這場考試。但實際上《理想照耀中國》帶給我的創作過程是非??鞓返?,所有的篇章、所有的演員都要參加劇本圍讀。以前我們做電視劇,主創和演員參加圍讀的時間有限,沒有辦法30集或者40集全部深入交流溝通。但《理想》不一樣,他的篇幅比較短,所有人參與度會很高。如何表達的有力量又有閃光點,真的全身心的去投入創作這樣的作品才會明白。
\

Q:《磊磊的勛章》作為第三集播出,和前兩集《真理的味道》《守護》都不一樣,前兩集是有大的時代背景,到了第三季一下就聚焦了劉磊磊這樣的小人物,還讓他本人出演,這是出于一個什么樣的考慮?

編劇初征:這是開始就達成的共識,剛寫完《磊磊的勛章》我們就提出來一定要找一個真的柔道運動員來演劉磊磊,普通演員是演不了的。最后分集導演劉國彤選擇了劉磊磊來出演劉磊磊。

Q:確實,我看的時候也覺得劉磊磊一上場絕對是練過,但最后我才知道這是劉磊磊本人。

編劇初征:任何演員都演不出來那個狀態和身形,當時看了很多柔道的錄像和資料,演員是摔不出來這個感覺的。其實最初我也不相信有人能摔284萬次。當時討論劇本為了一些關于犧牲與奉獻精神的表達,我和總導演傅東育也有過爭執,傅導拍著桌子問我“你知道什么叫理想嗎?!”。當我真的跟劉磊磊溝通采訪之后,我突然相信了犧牲、相信了奉獻、相信種平凡而偉大的信念,他就是那個閃閃發光的存在!
我認為《磊磊的勛章》是有根的,他的根就扎在中國國家女子柔道隊的訓練館里面。你一定要去看他的根你才能順著寫出它的枝枝葉葉,否則在家里生編一個陪練的故事是絕對編不出來的。包括磊磊和他爸爸在火鍋店吃飯的那場戲,他爸爸第一句的臺詞我大概想了一整夜,比如說“跟我回家吧”“我給你安排好了工作”等等都太常規了,到早上四五點鐘天亮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他要說什么,“天安門幾點鐘升國旗???”我一下子想到這句話,想到這句話之后,自己就紅了眼圈。那一個瞬間,我想我找到了這一集劇本的魂。
\

Q:在這幾個劇本的創作過程中,總編劇梁振華老師在其中都起到了怎么樣的幫助?

編劇初征:主要是《抉擇》這個篇章我和總編劇溝通的相對多一點,《抉擇》的內容我們兩個都比較熟,基本上整個框架都是我和梁老師討論出來的。因為我們兩個對黃埔軍校的研究太深是有這個默契,這是相對于其他篇章沒有的優勢。其他像《我送親人過大江》中顏紅英、《磊磊的勛章》中的劉磊磊,這些我以前都不知道,我們大家都要共同去了解它、熟悉它,然后再去討論這個人物要怎么去做,怎么發展。這兩個篇章,總導演傅東育和兩位分集導演郭廷波、劉國彤他們也對劇本創作提了很多想法。每一集的創作,其實都有集體的力量。
\

Q:那么創作過《理想照耀中國》之后,對于未來的創作會有哪方面的幫助,或者學到了一些新的什么經驗?

編劇初征:在創作上深刻體會了要站在角色的角度去呈現他的世界。以前寫劇本可能對角色處理的比較表面化,現在會去看人物背后的復雜和立體性,創作的人物會更飽滿、立體、鮮明。另外一點是對歷史的感悟,像《雪國的篝火》,之前對于長征并沒有體會,當我真的上了雪山,在雪山上行走都困難的時候,那一刻會帶著“我們的先輩到底經歷了什么?”這樣的問題去創作劇本。所以創作是多元化的,在現場體會到的感受也是更立體豐富的。我開始是有一點拒絕《理想照耀中國》這個項目,覺得理想太厚重了,我特別怕我說到很口號的東西讓觀眾無法接受,也特別怕把控不好,掌握不好寫實和詩意表達之間那個度。但整個創作過程下來,會發現只要我寫的是有血有肉的人,我們走過他們走的路,了解他們曾做過的事情,會讓我從不信到相信。所創造出來的內容就會不一樣,不是去呈現一個有名有姓有高光的歷史人物,而是去表現平凡中的偉大,觀眾會看得懂,會給予認可。這也是創作者與觀眾的一場坦誠對話。
\